他毕业6年后再考专科学医而她工作10年后从医院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7 00:36

  近段时间,随着人民日报、马云、刘强东纷纷发声,996工作制这一陌生的议题忽然进入了公众舆论。尽管从法律意义上讲,这根本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但是这种疯狂加班的现象却长期存在,并且正在摧毁一代年轻人的青春。而更残酷的,医护人员的工作时间可能比这个还要长,还要久。就在此时此刻,周日的下午三点一刻,有多少同胞正在门诊为一个个被病痛折磨的患者们诊疗,又有多少同胞奔波在一个病房与另外一个病房之间。工作之余,请跟随小编回顾一下本周医疗界发生了哪些大事件?

  近日,据媒体报道,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士毕业工作6年后,朱某参加了今年安徽省高职专科的分类高考,报考的是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口腔医学专业。最终,他取得了文化课满分、校考第一的成绩,一旦被录取就意味着将在学校里进行三年的全日制学习。以博士学历报考高职专科学校,这在安徽省还是首例。

  他说之所以在已经有了博士学历后还来考专科,主要是希望获得技能知识,也是因为受老婆的影响,对口腔医学产生了兴趣。他希望经过这三年的专科学习,未来能将自己在硕博期间学到的知识与医学知识相融合,成为复合型人才,开辟另外一条职业道路。

  2009年,李雯刚毕业便进到这家医院做护士。从一开始的青涩懵懂,到后来的成熟稳重,李雯吃了不少苦头。在这十年里,她经历了很多事情,每天面对各种病痛,见识了各种生离死别的场景,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抢救,也尝到过一天一夜没合眼的疲惫。为了抢救一条危在旦夕的年轻生命,她曾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也曾在大年夜与同事缩在值班室吃泡面,更见过一些患者家属为了2块钱的吸氧费追着医生打。

  办完离职手续后,李雯从医院走了出来。外面阳光明晃晃,照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她抬手挡了一下阳光,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她曾经工作了整整十年的医院,一时百感交集。

  2017年,日本一患儿不幸被判定为脑死亡,其父母决定捐献幼子器官。5月,手术在冈山大学医院进行,患儿是一位患有肺部疾病的1岁男孩,由于手术难度很大,且属于当时国内进行的最年幼患者肺移植手术。医院为了大力宣传,便通知很多媒体进行跟踪报道,其中日本某电视台前往手术现场进行近距离跟拍,部分画面被剪辑进该电视台的一档医疗相关节目,于2017年7月播出。

  医院和电视台在未告知夫妻俩的情况下,擅自记录患儿进行肺部移植手术的实况,且没有进行打码处理,可以看到幼童的肺部器官,手术期间医生并未觉得不妥,反而夸赞器官年轻健康,事后公开了受捐赠家属写的信件。这给捐献者的父母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二人决定向医院、电视台等机构提起诉讼,索赔1500万日元。

  “996”说的是每天工作时间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九点,每周六天。马云说:“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有机会。如果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能996?”说实话,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并不是太强的劳动强度,甚至也是一种很普遍的工作或生存状态,并没有任何值得说三道四的地方。然而,“996”让很多人疯狂吐槽,让很多人感到不爽。

  以我个人为例,实际上的工作时间要远远超过法定劳动强度。作为一名急诊医生,全年365天无休,节假日不仅无休,反而要更加忙碌。几乎从没有准时下班,甚至还要在原本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时义务加班。上午八点上班,零点下班非常常见;刚下夜班回家,却还要被被迫加班、参加各种会议、考试.....

  耿某因姐姐去世,来到医院开具死亡证明。在医生为其开具死亡证明的时候,护男士向医生汇报,医生中断了十几秒钟后再次返回为耿某开具死亡证明。耿某认为护士找医生的行为耽误了自己的事情,便开始骂骂咧咧。护士听见耿某的辱骂之后便质问耿某为什么要骂自己?一来二往,耿某及随行人员同护士便发生争执,但很快被保安等人劝解分开。于是,护士离开并进入电梯。

  随后,耿某等三人强行闯入电梯将护士围殴致轻微脑震荡、身体多处挫伤等。从视频的监控、院方的说明、接受采访民警的口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得到:这是一件犯罪事实清晰、证据明确的暴力伤医事件!

  近日,高先生怀孕六周的妻子最近出现了呕吐症状,于是来到西安市长安区妇幼保健院检查,医生建议高先生的妻子住院输液治疗。输到第二瓶液体时,高先生无意中发现药品有效期至2019年1月,也就是说液体过期了3个月,而当时液体已经输了一半。之后高先生联系医生,将妻子转院到陕西省妇幼保健院,检查之后发现,高先生妻子的体内真菌值已经超标。

  4月15日上午,西安市长安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官方微博@长安卫计发布关于西安市长安区妇幼保健院输注过期10%葡萄糖注射液的情况说明。“情况说明”中公布了调查结果:输注过期药品一是由于药房人员将前期柜台的过期液体和新补充的液体混放,二是当班护士未按规范操作,三是医院存在制度不严、监管不力。目前,长安区卫生健康局已对长安妇保院作出涉事院长停职、分管副院长免职的处理,其余涉案8人正在按照相关规定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文章在医生朋友圈里转发甚广:《没有人想在医院吃饭》。文章源于知乎上的一个问题《医生和护士可以把外卖叫到医院来吃吗?》,这个问题点燃了大众的求知欲。截至4月16日,该问题浏览量达一千五百多万,共有5897参与了回答。医护这个群体平时怎么吃饭的?都吃些什么?

  医生作为大众的健康守护者,也是健康的传播者和示范者,更应该做好榜样。这需要卫生行政部门和医院应提供良好的健康支持环境,从政策和制度上保障医生的健康。比如加强分级诊疗,缓解大医院的人流量;医院可以提供更人性化的支持,比如提供品质良好的过点餐、值班餐等,保障医护人员的饮食健康;同时,大众也应给予医生更多的理解。

  我叫于冬,字一条,是一个在准二线岁普通中年男人。认识我的朋友们,你们好。之所以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在刚刚过去的三月里,我经历了一场叫作“心肌梗死”的突发疾病考验,而幸运的是我活了下来。

  经过了这次生死,才顿悟了什么是活着。死亡是每一个人的终点,而面对死亡你会发现生命中真正有意义的东西都是你经历的所有细节,用力去感受每一个细节、对待每一种情感、活好每一个明天,才能不枉此生。心里深深的烙下了几个字——“往后余生,向死而生”。

  本周寄语:只有入了这一行,才能真正体会医生的不容易,在此,为每一个认真付出的医务工作者道一声辛苦了,为你们点赞!